您的位置 :首頁全部小說都市›一個帶系統主角秦楓仙魔體
一個帶系統主角秦楓仙魔體

一個帶系統主角秦楓仙魔體我,被廢太子,皇陵簽到千年

標籤: 一個帶系統主角秦楓仙魔體 楚熊 秦楓 都市
由小編給各位帶來小說《一個帶系統主角秦楓仙魔體》,不少小夥伴都非常喜歡這部小說,下面就給各位介紹一下。簡介:穿越到仙魔橫行的世界,秦楓卻成了被廢太子,只能去看守皇陵,潦草此生。卻不曾想意外得到簽到系統,只要在不同的地方簽到,就會獲得各種獎勵。「叮!主人在皇陵簽到,獲得太古混沌劍體!」「叮!主人在丹殿簽到,獲得骨靈冷火!」「叮!主人在藏書閣簽到,獲得長生經!」......如此這般,秦楓簽到多年。直到有一日,...
狀態:連載中 時間:11-02 14:48
點擊閱讀

【掃一掃】手機隨心讀

  • 章節預覽

「哼!別太自信了,終有一日,我修為會超過你的。」金玉律確實冷哼道。
他不是那種輕言放棄的人。
哪怕受到千次萬次的打擊,他也能坦然面對。
「哎何必呢?」秦楓無奈的搖了搖頭。
「你這次突然放我出來是想要幹什麼?」金玉律沒有繼續這個話題,而是直接問道。
他知道秦楓肯定不是要放了他,這次讓他從九層妖塔裏面出來,必然是有別的目地。
「在這片秘境中,你能感受到神犼的氣息嗎?」秦楓問道。藲夿尛裞網
玄天至尊如果真的從葬神之地帶出來的有神犼屍骨,或者其他與神犼有關的機緣,不管是煉成了兵器還是怎麼樣,大概率會與他葬在一起。
如果金玉律能夠感應到神犼氣息,那就更容易找到玄天至尊墓葬的具體位置了。
「神犼氣息?」
金玉律聞言,緩緩的閉上了雙眸,細細的感應。
他修為雖然不如秦楓,但是因為有神犼血脈,對神犼氣息的敏感程度,是要超越秦楓的。
半晌之後,金玉律睜開眼睛,道「有神犼氣息出現在這片秘境中,但是具體的位置我暫時還無法確定。」
頓了頓之後,他繼續道「似乎有陣法的隔離了那些神犼氣息,我需要離的足夠近,才能感應到。」
「被陣法隔離?」秦楓聞言,立刻便是想到,或許是玄天至尊墓葬的陣法,隔絕了神犼屍骨的氣息。
他隨即便是道「既然這樣,那你就隨我一起在這秘境裏面找找吧!作為交易,如果找到了神犼屍骨,我可以將其送給你,如何?」
他想要的是進入葬神之地的線索。
至於玄天至尊得到的神犼屍骨,他的興趣並沒有特別大。
「可以。」金玉律直接答應了下來。
那幾滴神犼精血,就讓他的修為提升這麼多,如果真的能夠得到神犼屍骨,煉化吸收之後,對他修為的提升,肯定更加巨大。
而且,被關押進九層妖塔那麼多年,饒是他的心境,也有些待不下去了。
「唰!」
秦楓大袖一揮,便是將九層妖塔收入進了系統空間裏面。
然後兩人便是在秘境之中開始尋找神犼氣息的具體位置
與此同時,在玄天秘境的一處地方,正在爆發非常激烈的大戰。
佛宗一個中年僧人,渾身金光閃耀,氣息神聖無比。
他強勢出手,正在與一道門之人大戰在一起,不斷爆發出激烈的碰撞,滾滾能量波動,非常驚人。
「貧道與你無冤無仇,為何對貧道出手?」道門之人沉聲問道。
「哼!不要裝了,你就是道宣前輩口中的那個邋遢和尚,你竟然還修鍊有道門武學,真是我佛門之恥辱!」中年僧人冷哼道。
他說話的時候,雙眸金光閃耀,像是開了天眼一樣。
這是他出生時候就擁有的特殊眼睛,直接看透了延瑟的偽裝。
「凎!佛爺偽裝的這麼好,竟然還是被你給認出來了!」延瑟心中無比的鬱悶。
要知道,為了這身偽裝,他可是受了不少的苦。
「滅掉蕭家的罪孽,你不可能逃脫的掉,今日我定要將你鎮壓,待到回去佛宗之後,再好好的審訊你。」
中年僧人再度強勢出手,施展如來神掌,以浩瀚佛法之力,凝聚成巨大的靈氣手掌,朝着延瑟拍去。
「氣死佛爺了,我什麼時候滅那什麼狗屁蕭家了,真是一群蠢貨!」延瑟簡直要氣的吐血了。
不過這種情況下,他解釋也沒有用,只能反擊。
「唵!嘛!呢!」
延瑟口中吐出生澀拗口的音節,浩瀚佛法之力化作三個一人高的金色符文,便是迎上了拍來的巨大手掌。
「轟隆!」
兩種佛門武學碰撞在一起,爆發出了非常恐怖的能量波動,驚天動地。
方圓數十里的山脈,都在一瞬間被徹底摧毀,好幾座山嶽被削平了。
崩碎的佛法之力,到處都是,場面非常的震撼。
「嗯?人呢!」金光散去之後,中年僧人臉色變幻,因為延瑟的身影,消失的無影無蹤了。
「師父,讓他跑了嗎?」剛才一直在遠處的幾個年輕和尚,立刻便是上前問道。
「道宣前輩說的果然不錯,他身上寶物很多,想要抓住他沒有那麼容易。」
中年僧人頓了頓之後,道「你們立刻去找我的幾位師兄弟,告訴他們,道宣前輩讓找的那個胖和尚,就在秘境之內,而且不止會劍法,還修鍊有道門武學」
「好。」
幾個年輕和尚都是點頭答應了下來。
隨後他們紛紛離開了此地,朝着不同方向飛掠而去。
片刻之後,中年僧人也離開了這裡。
而在所有人都走了之後,原本延瑟所在的位置,虛空輕顫,他從中走了出來。
「說你是蠢貨,果然就是蠢貨。」延瑟看着中年僧人離去的方向道。
不過這也並不完全是因為隱藏的好,而是他的實力本來就在中年僧人之上,他之所以選擇了躲藏起來,沒有反手將其鎮壓,只是不想再招惹佛宗了。
他現在只是背黑鍋而已,一旦殺了那中年僧人,他的黑鍋就徹底坐實了。
除此之外,得罪佛宗對延瑟來說,根本無利可圖。
佛宗沒有任何他感興趣的東西,佛宗有的武學他都有,各種佛法器物,他也完全看不上眼。
「不管是誰讓佛爺背的這口黑鍋,我一定要找到你,好好的算一賬!」延瑟黑着臉道。
他簡直都要鬱悶憋屈死了。
延瑟並沒有在這裡久留,朝着與中年僧人相反的方向飛掠而去了。

書友評價

編輯推薦

熱門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