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頁全部小說都市›楊塵光豆腐西施大結局
楊塵光豆腐西施大結局

楊塵光豆腐西施大結局楊塵光豆腐西施

標籤:
經典力作《楊塵光豆腐西施大結局》,目前爆火中!主要人物有楊塵光蘇妍,由作者「楊塵光豆腐西施」獨家傾力創作,故事簡介如下:紅毛兩眼一瞪,脖胸脯一挺,「老子還要這個女人賠我錢呢,是她擋了我的路!」說到這裡,他突然從口袋裡摸出一個瓶子往地上一扔,「啪」的一聲,玻璃瓶碎了,紅毛伸手抓住楊塵光,「小子,你姐姐剛剛撞到我了,還把我這國外進口的葯撞掉了,這可是我花了五萬美金託人帶回來的!賠錢!」「五萬美金,你敲詐的吧?」......
狀態:連載中 時間:11-01 22:10
點擊閱讀

【掃一掃】手機隨心讀

  • 章節預覽

這一場由碰瓷引發的血案,起於一個混混的靈光一閃的碰瓷,終於大名鼎鼎的龍哥被一棍子咋翻在地,還被人踩着腦袋,最終被逮進了派出所結束。城關鎮派出所。「警.察同志,情況就是這麼個情況,我相信你們只要仔細調查就一定能查得出來我說的都是真實的。」楊塵光詳細地給錄口供的警.察描述了事發經過,當然了,還向警.察主動表明了身份。…
這一場由碰瓷引發的血案,起於一個混混的靈光一閃的碰瓷,終於大名鼎鼎的龍哥被一棍子咋翻在地,還被人踩着腦袋,最終被逮進了派出所結束。
城關鎮派出所。
「警.察同志,情況就是這麼個情況,我相信你們只要仔細調查就一定能查得出來我說的都是真實的。」
楊塵光詳細地給錄口供的警.察描述了事發經過,當然了,還向警.察主動表明了身份。
「楊塵光,身手不錯呀,我王二小當警.察這多年,今天死第一次看到一個人跟幾十個人打,練過?」
審訊的民警摸出有一顆煙遞給楊塵光笑道,「今天過後,良江縣道上混的人誰人不知道你楊塵光的大名,你這下可算出名了。」
說到這裡,他的聲音一頓,搖搖頭,「不過,你有沒有想過強龍不壓地頭蛇啊,你是政府公務員,光頭龍可是良江縣城赫赫有名的痞子呀,你就不怕他找茬?」
「怕,有什麼好怕的!」
楊塵光哈哈一笑,點燃香煙吸了一口,腫得像豬頭一樣的臉誰能夠看不出笑容,「我一個外地人,怕什麼!」
說到這裡,楊塵光的聲音一頓,「其實,應該擔心的是光頭龍,我可不是什麼胸懷寬廣之輩,這一次光頭龍一伙人調.戲了我姐姐,還找了這麼多人差一點把我打死。」
「王警官,你覺得我會就這麼放過他?」
光頭龍這種痞子能有這麼大勢力,背後不可能沒有人罩着,而且,派出所的人肯定對這種事情心知肚明,所以,派出所的警.察就是最好的傳話人。
「楊塵光,你這話是什麼意思?」
王二小聞言一愣,愕然地看着慘兮兮的楊塵光,從這傢伙的眼神里看出了一絲濃郁的殺機,心頭就是一跳,他從警這麼多年什麼樣的狠人沒見過?
當年良江縣最囂張的人,一個人拎着刀追殺五個人三條街的過江龍也沒有這麼凌厲的眼神,這麼濃郁的殺機!
而且,這傢伙是個公務員,是名牌九八五學校畢業的大學生,是個會用腦子的人。
這樣的人要是有心使壞的話,光頭龍這種只知道拎刀子砍人的蠢貨那是對手呀。
論打,十多個人都大不過人家楊塵光一個,論動腦子更是差得太遠。
「王警官,你誤會了,我開個玩笑而已。」
楊塵光悠然地吸了口煙,看着警.察笑道,「對了,今天我們一路砍了這麼長時間,傷了那麼多人,你覺得這事兒會輕鬆解決?」
「拋開我的公務員身份不說,光天化日之下幾十個痞子提刀帶槍地在大街上橫衝直撞,你以為縣委領導都是瞎子聾子?」
將煙頭往地上一扔,楊塵光站起身,「雖然只抓住了光頭龍一個人,但是,現場有幾十個人砍我,這是很多老百姓都看見的,而且現在我身上這麼嚴重的外傷……」
說到這裡,楊塵光就沒有再說下去了,突然抬手捂着腦袋連連呼痛,「警官,對不起,我現在感覺到撐不下去了,很可能馬上就要死了,請問我是不是可以去醫院了?」
「可以,我們安排人送你去醫院。」
王二小一愣,連忙安排人送楊塵光去醫院。
警車還你沒到醫院,許欣的電話就到了。
「塵光,你在哪裡,你傷得怎麼樣?」
話筒里的聲音有些着急。
「許姐,我現在正被送往人民醫院去呢,你別擔心我了,你先去縣委招待所找一個叫王小川的人,我讓他開車送你會村裡去……」
楊塵光詳細地交代了一番,然後又拿起手機給王小川打了個傳呼。
王小川很快就回了電話,楊塵光交代了王小川讓他把許欣送到仙神嶺村,才掛了電話汽車就駛進了人民醫院。
良江縣委大院,縣委辦公樓。
縣委秘書長張平峰扣上話筒,摸出有一顆煙點燃吸了一口,眼睛裏閃過一抹興奮之色,出大事了,剛剛在幸福路那裡發起來一起性質嚴重的械.斗案,幾十個人拿着武器在大街上廝殺。
這像什麼話,這還有王法嗎?
這樣的機會怎能錯過?
一念及此,立即抓起話筒撥通了縣委書記陳鋒辦公室的電話,「書記,我是張平峰,有件事情要向您稟報。」
「什麼事情?」
話筒里響起一個低沉的聲音。
「書記,下午兩點左右在幸福路發生了一起大規模械.斗……」
「秘書長,你來我辦公室說。」
話筒那邊打斷了張平峰的彙報。
端起茶杯一口喝完,張平峰整理了一下思路,然後大踏步地拉開門走了出去。
片刻之後,張平峰走進了縣委書記陳鋒的辦公室。
「秘書長,械.斗是什麼個情況,縣城怎麼會發生這樣的事情,這還是不是我黨的天下!」
陳鋒端起茶杯喝了一口,看了一眼張平峰,伸手指了指沙發,「坐下說話。」
這幾句開場白很重要,拋出幾句重話就是暗示他這個縣委一把手對治安工作很不滿意了,不過,畢竟是初來乍到,立足未穩的情況下自然不能貿然出手。
但是,這樣的機會卻也不能輕易錯過了。
「書記,情況是這樣的……」
張平峰詳細地彙報了情況,當然,他彙報的很有技巧,將眼下治安工作的諸多問題暴露了出來。
顯然,張平峰也聽出了陳鋒的言外之意,馬上表明立場。
「平峰同志,你在良江縣工作有不少年了,以你的經驗來看,現在應該我們怎麼辦?」
陳鋒吸了口煙,抬頭看着張平峰。
剛剛還是張秘書長,馬上就變成了平峰同志,張平峰哪還不明白其中的韻味,邊連忙點點頭,「書記,我建議馬上召開縣委常委會議,這是事關良江縣幾十萬幹部群眾生命財產安全的大事,大意不得呀。」
「今天這幫流氓地痞敢在大街上當街殺人,明天他們就敢帶着人衝進縣委大院來燒殺搶掠!」
這,這,這就有點誇張了,陳鋒心道,不過,對於張平峰的表現還是很滿意地,「好,那就辛苦你通知下去,半個小時候召開常委會。」
「是,我馬上下去安排。」
張平峰點點頭,腦海里突然閃過一個念頭,「書記,要不然的話,讓電視台的人過來等着,常委會結束之後,您就在電視上宣布在全縣發起一場掃.黑除惡的攻堅戰?」
好一個攻堅戰,這不就是在說政法系統長期不作為嗎?
這個張平峰,有意思啊。\\\\

書友評價

編輯推薦

熱門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