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頁全部小說歷史›三國大昏君
三國大昏君

三國大昏君狼煙東去

標籤: 三國大昏君 劉協 歷史 曹操
小說《三國大昏君》,超級好看的歷史小說,主角是曹操劉協,是著名作者「狼煙東去」打造的,故事梗概:為什麼,現在蒼喬竟不知她肚子里的孩子是他的?蒼喬抱着她屍體時說的那些事,到底有多少是他後來才知道的?明蘭若在這一刻忽然明白,重生不是無所不知的她太想當然了,直接找上門,要他認肚子里的孩子。他本就生性多疑,怎會不以為她知道了他的秘密,要栽贓威脅他為秦王效勞?明蘭若心念電轉,忽然笑了笑,拉住他的衣袖:「...
狀態:連載中 時間:11-06 01:48
點擊閱讀

【掃一掃】手機隨心讀

  • 章節預覽

京城
徐大人下了朝,回了府邸。
「爹。」
他才從馬車上下來,徐秀逸就已經在門口等着他。
徐大人看着女兒,點點頭「咱們進去說。」
徐秀逸陪着徐大人進了府。
「今日朝上,竟是周同晨去敲的登聞鼓。」徐大人嘲諷地道。
徐秀逸一愣,然後失笑道「天哪,周琛大將軍當初到底為什麼會選擇周同晨當世子就因為他是個長子嫡出」
周大將軍只是看着像莽夫而已,但卻是個極其奸詐狡猾的人呢。
竟會選擇周同晨這種真莽夫來當繼承人
徐大人摸着鬍鬚,嘆氣「為父母者,常常為親情蒙蔽眼睛,何況不是誰都有為父這般能耐,教得出你們幾個好孩子。」
徐秀逸「」
爹,您老這捧自己踩別人的本事真是漸長啊。
徐秀逸好奇地問「今日他去敲登聞鼓,把當初先帝勾結周家滅了蕭帥滿門的事抖出來,秦王豈不是要氣死」
徐大人點點她腦門「還秦王,如今已經是新帝了。」
女兒再不改口,萬一被人當把柄,拿去做文章,就不好了。
徐秀逸越想越好笑「知道了,只是這新帝龍椅還沒坐穩,就跟周家自己人呢起了內訌,也真是好笑。」
「不得不承認明大小姐的謀算當真是厲害。」徐大人含笑道。
蕭家沉冤得雪,先帝醜惡狠毒的面目被揭露,實是對明姐姐和他們都是極其有利的事。
徐秀逸看着自家爹爹,忽然有些擔憂「爹爹,您是當初揭露蕭家滅門案的人,新帝會不會要清算您」
徐大人淡淡地道「他還不敢,如今初登皇位,為壓制流言蜚語,新帝已經使出雷霆手段,對咱們這些老臣,他需要拉攏。」
上官宏業是個聰明人,坐穩皇位之前,他是不會動他們這些舊臣的。
徐秀逸點點頭,輕聲交代父親「爹爹,千萬小心」
父女倆單獨用了一頓晚膳,徐大人離開之後又分別給長子和東北疆的明國公寄了一封信。
徐秀逸則單獨回到自己的房間。
她剛剛洗漱完畢,正繞過屏風打算披上繡花錦襖,卻忽然見床上多了一套東西
一整套華麗的純金珍珠項鏈並手鐲。
她一愣,本能警惕地看向窗邊。
那站了一道高大的人影,一身黑色夜行衣勾勒出他寬肩窄腰和修長的腿。
徐秀逸渾身一僵,本能地失聲道「銀狐」
男人轉過身來,看着面前的姑娘,銀灰色的眼睛雖然疲憊,卻也清亮如天邊的月。
「我回來了。」他摘下面巾,露出一張輪廓深邃俊朗的面孔,朝着她勾起眸子一笑。
經歷了如此多風波,此刻的徐秀逸莫名其妙地覺得鼻尖有些發酸。
她垂下眸子,自持清冷地道「嗯,你平安回來了。」
只是有些不穩的聲音,泄露了她一點歡喜與激動。
她甚至不知道為什麼自己在看見他心跳如鼓。
銀狐到底是風月場里混久了的,他瞧着面前的姑娘捏着小襖,指尖發白的樣子。
他輕嘆一聲,忽然朝着她走了過來。
徐秀逸腳步不由自主地想要向後退,可卻最終沒有動。
銀狐最終走到她面前,低頭瞧着面前的姑娘,徐秀逸一雙清凌凌的眸子不敢看他。
他忽然含笑托着她的細腰,一把將她抱起來,抬頭看她「看着我,告訴我,竹林上的小月亮,你可想我了」
徐秀逸整張清秀的面孔瞬間漲紅,扶住他的肩膀「你你在說什麼啊什麼月亮」
「在我們蘇丹帝國,心上人就是月亮,沙漠的旅人遠走他鄉,一抬頭就能看見它,就像看見心上的姑娘,你就像我在中原竹林里的小月亮。」
銀狐輕笑,聲音喑啞里隱着火熱的氣息。
徐秀逸哪裡見過這樣奔放直白的話語。
身為大家閨秀,她就算讀詩經那樣處處男女之情的詩篇,也是文雅隱晦的。
表明心意,頂天一句只願君心似我心,定不負君相思意。
徐秀逸敲了他肩膀一下,又羞又慌張「誰是你的小月亮,你你什麼心上人。」
銀狐看着手臂里托着的少女,她秀氣皙白的小臉沒了平日的沉穩。
他心情好極了,連日奔波的疲累似都消散了,喑啞地笑「讓我抱一下吧,小月亮,這些天我累壞了,回到京城才發現變天變得這麼徹底」
這些天的追殺和反追殺,反而讓他異常地想念這像刺蝟一樣的少女。
徐秀逸忽然想起銀狐和九千歲蒼喬的關係。
她忍不住問「你可知道督主他出事了」
銀狐懶洋洋地低頭蹭蹭她柔軟的小腰「嗯,聽說了。」
「如今京城風聲鶴唳,新帝登基之後,四處搜捕與蒼喬督主有關的人,你仗着與督主的關係,商隊經營那麼大,新帝一定會盯上你」
銀狐哂笑,輕嗅着她腰肢間清冷的蘭花香「你說得沒錯,他們是盯上我了,商隊被官軍扣了,我帶着人逃出來了。」
「那你怎麼還敢回京城,你的外表太扎眼了」徐秀逸不免擔憂地皺起秀氣的眉。
銀狐這副模樣,簡直太好認了,一個俊美的外邦男子,走到哪裡都扎眼
銀狐把她托得更高,鼻尖眷戀又曖昧地蹭上她的軟軟小腹「回來辦事我的小月亮,現在是在擔憂我」
徐秀逸被他蹭得腰肢酥麻,她哪裡見過這樣的陣仗,漲紅的小臉,努力地掙扎「我才不是什麼肉麻的小月亮你放我下來」
明明在說正事,這人想幹什麼
「徐小姐真想掙脫,動手就好了,你的武藝並不差呢。」銀狐大喇喇地將她往床邊抱去。
徐秀逸呆了一下,是的,如果她真的想要掙脫,完全可以直接動手。
可是她沒有
等到她忽然整個人被放在床上時,徐秀逸才整個人跟踩了尾巴的貓似的,一下子就要跳起來
「你想幹什麼」
她伸手就朝着銀狐的肩膀擊出去
銀狐早有防備,一偏身,避開了她凌厲的掌風。
他反手扣住她的手腕,將她一把扯進自己懷裡,似笑非笑地道「我沒想干你,放心。」
「你這登徒子你閉嘴」徐秀逸哪裡聽過這种放浪的言語,伸手就去捂他的唇。
「小姐,怎麼了」梅珠在外頭聽到房間里的鬧騰聲,警惕地問。
徐秀逸瞧着銀狐戲謔的目光,她無聲地瞪了他一眼,輕咳「沒什麼一隻野狐狸從窗外跑過罷了。」
她也不知道自己為什麼沒叫梅珠進來,驅趕這只不請自來的沙漠野狐。
門外的梅珠覺得有點納悶,野狐狸
這園子里竟吸引了野狐狸來住嗎
「下次叫人把那嚇唬小姐的野狐狸抓住,扒皮給小姐做一件暖手的手籠」梅珠憤憤地道。
銀狐「」
徐秀逸忍不住低笑「好。」
卻不想銀狐眯了眯深邃的狐狸眼,熾熱的唇吻在她的掌心,輕聲道「嗯,想要我的皮,很容易的。」

書友評價

編輯推薦

熱門小說